Icenow

【谭赵】【凌李】谁是你男朋友(一)

时间线他来了之后,其他待定

背景是院长和然然暧昧中,老谭和小赵除了419无交集(?)

然然和小赵是兄弟(所以谁大?有人知道吗?),院长和老谭暂时是情敌(?毕竟认错人了2333)

其他bug可以告诉我,能改则改,不能改……请自行脑补(:-D)

——————

一·我们认识吗?

谭宗明再见到赵启平是在晟煊集团和第一医院联合举行的一个酒会上。

晟煊旗下一家子公司和第一医院达成了长期的医疗用品供应合作关系,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在海市乃至全省,谭宗明要想在哪个行业参和一脚大概也不比喝口水麻烦多少。

让凌远奇怪的是,在他看来一向以利益为先的商人为什么要以那么低的价格给他们医院供应医疗用品,不过谭宗明这个活字招牌在那儿摆着,他也查过供货来源,正规得找不出一点毛病,他当然乐意促成这次合作。

晟煊集团在海市的地位自然不用说,第一医院也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医院,强强联合竟然引来了媒体报道,想来自从海市公安从潼市调拨了一批警力过来之后,犯罪率大幅下降,直接导致社会版实在是没有新闻可报,才盯上了这桩事。

晟煊那边提议开个发布会,一来省得整天被记者围追堵截,二来可以顺势给他们下属公司和第一医院打个广告。

凌远本来不怎么乐意,医院里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开发布会,但韦天舒的一番话提醒他,前一阵儿医院发生了那么多乌七八糟的事儿,正好可以借机扭转一下医院形象。

原本凌远以为发布会不过是一张长桌五把椅子,让记者拍几张照也就算了,没想到晟煊不愧是晟煊,发布会也比一般公司舍得下本钱,包下了君悦的宴会厅把生硬无趣的发布会变成了杯盏琉璃的发布酒会。

更让凌远没有想到的是,晟煊的CEO居然也会出现在酒会上。

可真是像啊!

从第一医院的各科主任医师到晟煊的各级主管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大厅中央两个从眉眼的到身形都像了十足的男人,暗自在心中啧啧称奇。

若不是凌远偏冷,全身皆带着淡淡的疏离,而谭宗明温和,眉目间尽是温润儒雅,怕是难分得出二人。

两位当事人内心的惊讶当然不会比围观群众少多少,只是谭宗明在商场上浸淫多年,凌远又向来隐忍惯了,都是稳得住情绪的人,手中晶莹流光的酒杯轻轻一碰,若无其事的寒暄。

“让我们有请B大医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凌院长上台致辞。”

凌远向身边的谭宗明颔首示意,放下手中不过喝了一口的酒杯缓步上台。

目送着凌远上台,听惯了巧舌如簧的谭宗明当然没心思听凌远打官腔,轻晃手中酒杯,目光不着痕迹的飘进场内。

正如凌远所想,这样的酒会他原本不必亲自过来,甚至,这样一笔一年的利润连一辆车都买不起的生意根本没必要兴师动众的开这样一场酒会。

要不是老严一个月前带给他的那份资料,他甚至不会和第一医院做这样一笔生意。

赵启平!

那只惹火又不安分的野猫,竟然就那么离开了酒店,在京市消失得无影无踪。

起初谭宗明也是不在意的,毕竟for one night这种事他也不是没经历过,虽然通常他才是那个先消失的那个,但也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就耿耿于怀了。

后来他就发觉不对劲起来,床上的人换了一拨儿,哪儿哪儿都不得劲儿。眉眼不够圆润,下颚不够好看,手指不够修长,就连那份勾人的调儿也媚俗得让他提不起精神来。

终于在安迪都在百忙之中发现了他的心浮气躁之后,他把那个名字扔给了老严。

只是这全国上下叫赵启平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谭宗明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名。

找到了。

酒杯抵在唇边抿了一口,谭宗明望着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的高挑男人,嘴角拉起弧度。

却在下一秒微耸起眉。

那双原本勾人的眼睛睁得滚圆,目不转睛得盯着在台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凌院长,眼里闪着与那夜完全不同的点点光华。

那是什么?

是感激、钦羡和爱慕。

谭宗明看得出来!

“感谢凌院长,那么接下来请谭先生为我们说两句。”

谭宗明收回目光,整整衣领,有些懊恼的发现自己今天穿的是一件休闲的棉麻薄衫。

不过谭宗明依旧是谭宗明,到哪里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只不过今天他发现,这个定律失效了。

因为青年的目光从头到尾就没有从那个不苟言笑的院长身上挪开过分毫。

谭宗明一边信口拈来着那些空洞乏味的词句应付媒体,一边看着青年扬着大大的笑脸快步过去拍凌院长的肩膀。

他觉着有些不对。

记忆里的赵启平明明是只撩人的猫,怎么此刻倒像是只活泼的幼狮?

可是那张脸又让他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他就是赵启平。

脸?

谭宗明的目光又移到了凌远身上。

难道是因为这张脸?

凌远当然不知道谭宗明的这番心理活动,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叫他又惊又喜。

“你怎么在这里?”

“我半个月前就调到海市啦,之前一直忙着交接工作,就没去找你。”

李熏然忽然低了低头,轻轻的笑。

“你怎么认出是我的?”

赵启平可没胆子这样拍着肩膀和我说话,凌远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儿,一样轻轻的笑。环顾了一圈,最后又把目光落到李熏然身上。

“赵医生呢?”

低着头的李熏然瘪瘪嘴,收了笑。

“启平他在家,说是不想来就让我帮个忙。”

顺便可以见见你。

“不想来?他平时不是最喜欢这种场合了?再说,不想来就不来,干嘛还要你替他,又不是有人逼着他非要他过来。”

人群响起掌声,李熏然回头看了看正往他们这方向走的谭宗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可不是有人逼着他来么。

李熏然连眼色都还没来得及和凌远使,谭宗明就走到了他们身边。

“赵医生。”

凌远心里讶异了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看着李熏然应付他。

“谭总。”

李熏然喊了一声,却不知道怎么继续。

谭宗明扫了眼“赵启平”手里的半杯香槟,擎着笑熟稔的上前一步把杯子从瞪眼惊慌的人手里接到自己手上。

倒是察觉了他意图的凌远半眯了眼上前半步挡在李熏然面前,从一旁走过的侍者手里端了新的香槟,同时示意他再送一杯到谭宗明面前。

这才回神的李熏然慌忙去看凌远的眼色,一边在心里抱怨赵启平含含糊糊的也不把事情说清楚,早知道他和谭宗明是同喝一杯酒的关系,他才不来冒名顶替。

如今真是骑虎难下。

“我与赵医生之间,何必见外?”

谭宗明含笑的眼里酝着风暴,刚才还只是猜测的想法如今已经证实了七八。他居然也有被人当做替代品的一天。

凌远面色似乎更冷了几分,皮笑肉不笑的和谭宗明对视。

三个人本就个个引人注目,此时的氛围更是引得众人纷纷侧目。谭宗明自不用说即使仍是气质温和,那份纵横商场的威压下来也不是普通人能扛得住的,凌远竟也不甘示弱,见惯了生死的大夫哪里惧他,不卑不亢的和他对抗。

身处风暴中心的李熏然欲哭无泪,眼一闭心一横拉着凌远后退一步。

“那个,请问谭总,我们认识吗?”

评论(86)

热度(881)

  1. MAO小败Icen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