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now

凯凯你好呀~😊我在武汉呢~

度盘连接

链接:http://pan.baidu.com/s/1miJB2S4 密码:g4lw

可能以后会把车都整理一下放到简书去。。。等我懒癌康复。。。

 

自作多情说一句,请勿他用

忘记说本周不更,明天毕业答辩

 

 

 

 

 

 

 

至于为什么会有那篇心血来潮,只能说当你有脑洞的时候手速绝对快得飞起。。。

【楼诚】错位 1

嗯,换了个画风

伪装者之后,私心换了台丽

心血来潮,大概算是借电影梗

无大纲,更新不定

 

所以敏感词到底是什么啊!崩溃中……


【谭赵】【凌李】谁是你男朋友(六)

所以,没有大纲的后果就是傻白甜

上肉,真是码的我肾亏

暂时转战简书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b03404a66915

通知

由于三次元小伙伴入侵,微博列车已清理
你们能懂那种希望有一个没有现实中认识的人,可以随便暴露本性发泄情绪的地方的心情吗!!?
可能我又要重新注册微博了……




如果我转战lofter泥萌会不会闲我烦(,,•́ . •̀,,)

【谭赵】【凌李】谁是你男朋友(三)

我来更新了!

这大概只能是篇傻白甜。。。

谭赵大概注定要走肾。。。我会争取走个心!

——————

 三·主治医师:赵启平 

谭宗明突然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赵启平难得的不知所措了一把,那人就和他就隔了一张办公桌,西装革履,眉眼微挑着,唇抿成一线微微上翘,那么明晃晃的站着,好看的叫赵启平心里突然间就鼓噪起来。

赵启平打量着他,想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但也不知道是谭宗明表面功夫实在太好,还是真的目的单纯,赵启平找不出他想找的任何蛛丝马迹。

谭宗明也在打量他,一身白大褂明明宽松的很,却偏偏能掐出赵启平窄瘦的腰线,里面衬衫领带看上去一丝不苟,却叫见识过衬衫底下风光的谭宗明遏制不住的在脑中描绘出衣领底下皮肤的触感。

谭宗明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像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等动物一样,无法控制的在想象着眼前这个青年一丝不挂只穿了白大褂站在自己面前的画面。

他轻笑一下,把刚才的想法安置到一边,继续打量面前的医生。

此刻赵启平脸上的表情倒是和昨天晚上有几分相似,惊慌,又紧张。但下一瞬,眼前的医生微微抬头,下巴在空气中扬起一道弧线,像只重整旗鼓准备迎战的猫。

“当然好。作为医生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对病人负责,更何况今天下午我还有个手术。”

猫先生的尾巴高高扬起,昂首迈步,优雅高贵。

没等谭宗明再说什么,赵启平坐下来翻开桌上的病例。既然敌我不明,那不如按兵不动,此刻在这间屋子里,他是大夫,他是病患。

仅此而已。

“谭先生哪里受伤了?”

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让谭宗明脸上的笑意更深。

“脚扭了。”

赵启平低头看了看谭宗明既不红又不肿的脚踝,嘴角微微向下撇,一本正经的往病例上写诊断报告。

“怎么伤的?”

“可能昨天晚上车窗没关,车里跑进来一只野猫。我这好好的开着车突然就跳到了仪表盘上,我这猛地一脚刹车好像挫了筋骨,本来想教训教训他,结果那小东西一溜烟儿的就跑没影儿了。只好自认倒霉,来医院看看。”

谭宗明仰靠在椅背上,看着赵启平笔下一顿,竭力掩饰着漾在唇边的笑意。

“给我看看吧!”

谭宗明一抬脚搁到矮凳上,看着赵启平把裤脚卷到小腿肚,一边伸手用温热指腹在脚踝四处按着,一边若有似无的抬眼看他。谭宗明也不作声任他动作,连装模作样的喊两声疼都不屑。

“还好,不是特别严重。”

赵启平收了手,继续往病例上写。

“赵医生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教训那只猫?”

赵启平笔下又是一顿,瞥了他一眼笑道。

“是该好好教训,不过谭先生大人大量,下手可得轻点儿。”

合上病例递到谭宗明面前,“我开了点消肿的药,请谭先生自取。”倒真是个尽职尽责的骨科大夫。

“那就多谢赵医生了。”

半晌却没见谭宗明有要走的意思,赵启平抬头看他。

“我这脚——不知道赵医生能不能送我下楼?”

赵启平把笔卡到胸前的口袋里,“抱歉,后面还有病人,不好让他们等。”,踱到谭宗明面前,轻轻拽着他的领带凑近。

湿润薄红的唇蜻蜓点水,一触即分。

“还请谭先生自行下楼。”

***

凌远刚回到办公室就听到电脑传来消息提示,点开一看果然是这两天都闲的没事的李熏然。

海市公安第一稽查大队副队长李熏然呼叫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凌远!

凌远失笑的看着跟这条消息之后每三分钟发来的图片,从咖啡、凋谢的玫瑰、微笑,最后变成了再见,一边翻开桌上的项目书一边回了句“什么事?”

无聊(⊙ ︿ ⊙)

回得真快,凌远能想象出李警官百无聊赖得仰靠在警局椅子上一边刷手机一边等他回复的模样,可能还会顺便扫一眼同样无所事事的队员。

还没来得及回,对话框里就又蹦出来一条消息。

我问你 昨天那个谭宗明去找我哥了没?

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ヾ(o◕∀◕)ノヾ!

屏幕那边的李警官那双圆圆的眼里一定闪着光,修长手指在泛着光的屏幕戳得上下翻飞。凌远觉得自己好像能看见仰着身子笑坐在自己对面的李熏然,手指也不自觉得在键盘上敲得噼啪作响。

本来只是去商量一下下午手术的事,有幸看到了谭总来敲门。

然后呢 我哥什么反应?

兴奋?

高兴?

紧张?

害怕?

应该是后两种。

我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会非得让我去代班o( ̄ヘ ̄o#)

后来怎么样了?

对面的人猛地凑近,好奇又兴奋的看着他。凌远微微向后仰了半分,眉眼含笑,啪啪打字。

不知道。

不知道?!

李警官鼓着腮帮子。

嗯,谭总进来之后我就离开了。

你应该慢点走……

然后给你实况转播?

……

噗——哈哈哈哈!凌院长你是认真的在搞笑吗!

李熏然笑得前仰后合,咧开的嘴角几乎拉到耳根。凌院长也忍不住跟着笑。

“凌远。”

韦天舒来敲门,站在门口冲他挤眉弄眼。

有点事,等一下。

敲完字,凌远抬头看他。

“和那位谭总谈得怎么样?”

“谭总?”

凌远一愣,收了笑。

“哦,他不是来找我的。”

韦天舒走进来,把手里的报告拍在凌远桌上。

“居然不是找你的?不合适啊~我看他一脸春风得意的出去了,还以为你们谈成了什么生意。”

凌远拿着报告打了一下韦天舒的伸过来端茶喝的爪子,电脑里李熏然的头像又闪个不停。

那个,凌远

今晚有空吗?

一起吃饭?

“今天来的是谭宗明,不是谭总,找的自然不是我。”

好。

“谭宗明?不就是谭总?就知道敷衍我。”

韦天舒嘟囔了一句,见凌远目光射过来立刻又赔了笑脸。

“老凌,我老婆你弟妹今天生日,得早点儿回去……这报告我就交到你这儿了,要是有什么问题凌大院长就顺便帮小弟改一下,下次请你吃饭!”

没等凌远答应就腿上生风的往外跑。

“站住!”

韦主任转过来讪讪的笑。

“凌院长……”

“给你擦那么多回屁股你哪次请我吃过饭了?这事儿啊找李睿去,他最近比较闲。”

报告戳到韦天舒鼻子底下。

“哦,咱妈给你带的那些还不够啊!况且李睿和你能一样嘛,他要约会的呀!”

凌院长眉眼一挑,嘴角一拉。

“我不要?”

“你?我没……”

瞠目结舌的韦铜锤捏着报告被凌远关在院长办公室门外。

凌远坐回电脑面前,看着屏幕上李熏然最后发过来的“下班去医院找你”和后面紧跟着的那只兴高采烈的小企鹅,又耐不住得端着咖啡站到窗口。

没想到一低头看见谭宗明从医院大门走出来,坐进他那辆骚包的保时捷的时候嘴角居然挂着笑。凌远看得出来那不是惯性的招贴海报似的笑容,是从心里溢出来的那种,因为他看见玻璃映出自己脸上的表情和谭宗明一模一样。

谭宗明捏着手里的病例,想着刚才在赵启平办公室的一番你来我往就觉得这个小赵医生实在有趣得紧,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那么对他的胃口。

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病例

姓名:谭宗明     性别:男    年龄:38    日期:2016年5月6日

无过敏史、无过往病史

症状:踝关节挫伤

建议:6日20点,君悦,医师提供上门热敷治疗

诊断用药KYDurex苹果味,尺寸自选

 

主治医师:赵启平

【胡八一X石太璞】捉妖记(三)

还有人记得这个吗?

云文档点错了才想起来还有这篇。。。然而我已经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要不干脆打一炮算了,反正羊肉汤都喝了orz

——————

17.

胡八一亲眼见着那只身上贴着符纸的陶瓷罐头剧烈的颤抖着,然后听见石太璞大喝一声,罐头蓦地停止了抖动,安静的坐在了桌面上。

“成了?”

石太璞点点头,没说话。胡八一兴奋的抱着那个陶瓷罐头,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红漆木架上。

笔洗、玉簪、青瓷……抱着最后一个青花瓷器,胡八一在心里暗自计算着这次赚了多少,想着该请捉妖师好好吃一顿,笼络一下人心。

结果一回头,就看见捉妖师脸色苍白晕在了沙发上。

“石太璞!”

“啪——”

几十万的瓷器应声摔了粉碎。

 

18.

原来,所谓能炼化妖物的血并不仅仅是吃点白米饭就能补回来的血。

原来,那一小碗血里都是石太璞的精血。

精血,乃先天之气,凝聚修炼者修为精华,是为本源。

胡八一郁闷。

很郁闷!

那他的宏图伟业不是还没出娘胎就流产了?

瞥一眼躺在床上又昏睡过去的石太璞,胡八一拒绝承认心里那点可以“忽略不计”的焦心。

 

19.

“这是……什么?”

盘腿坐在床上打坐的石太璞睁眼就看见胡八一满脸堆笑的端着一碗红红白白的汤水送到了自己面前。

“红枣,红豆,桂圆,红糖,唔……都是补血的。”

石太璞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都说了这些东西没用。

“你好歹喝一点儿,虽说补不了你的精血,总归聊胜于无,你看你那嘴唇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真养了只粽子呢!”

硬把碗塞到石太璞手里,胡八一又开始絮叨。

“你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是早知道我就——挑几个最值钱的让你作法,搞得我好像那种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周扒皮一样……”

“你那精血要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啊?总不会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吧?百年人参、千年何首乌什么的有没有用?反正咱们有钱了,买他个十株八株回来——”

忽然手上一重,被塞进一只空碗。

“我喝完了。”

“哦。”

……

“我要打坐,你……”

“我出去,你好好休……呃,打坐。”

 

20.

如何补精血?

4条回答

热心网友1

1、进食优质蛋白质与精氨酸食品。含高蛋白质的食品有瘦肉、猪脊髓、狗肉、牛羊肉、鸡鸭、蛋类、鱼虾、豆制品等;含精氨酸的食物有鳝鱼、黑鱼、参、蹄筋、豆制品、瘦肉等

2、补充各种维生素。如维生素E胶丸,其他维生素富含于大众蔬菜之中

3、增加各种矿物质特别是微量元素的摄入量。特别是锌元素,高锌食品以贝壳类动物为主,如牡蛎含锌最多,可以多吃。

4、适当增加一些富含性激素的食物:如羊肾、猪肾、狗睾丸、牛鞭、鸡肝的摄入

热心网友2

当归生姜羊肉汤:取当归10克、生姜12克、羊肉200克,将当归、生姜洗净,用纱布包扎,羊肉洗净切块,共入沙锅,加适量水,加水后先用大火煮开,再用微火煨两小时左右即可。服用前可以适当加一点盐和其他调料,吃肉喝汤。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每隔一段时间吃一次。

热心网友3

少撸。

热心网友4

俗话说,吃啥补啥:)

 

21.

坐在电脑面前的胡八一一口啤酒喷在了身上,僵硬的转头看了眼在房间打坐的石太璞,又僵硬的转回来关掉了浏览器。

才想起来拿东西擦裤子上的啤酒,然后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怎么了?”

“没!没事!呛着了,我出去买菜,你,晚上想吃什么?”

“都行。”

“……好。”

羊肉汤,嗯,羊肉汤比较好。

“那个,胡八一?”

“怎么了?”

“你脸怎么那么红?”

“都说呛着了!”

 

22.

“这次又是什么?”

石太璞嫌恶的躲开胡八一手里那盆满是膻味的汤,实在被他连日来的各种诡异食物吓怕了。

“当归生姜羊肉汤,补精血的。”

“胡八一我与你说过,这些没用。万物皆有精气,常人凡物以精气维系生命,生命消亡则精气逸散,而修行者以天地逸散之气炼化入体,精气融入血液,即为精血,修行之本。”

“所以?”

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胡八一手里的羊汤,石太璞拈了手诀闭目。

“是以,此皆为死物,如何化气修炼?”

 

23.

“哐当!”

“倏!”

“啪!”

“看你能跑哪儿去?”

一阵媲美拆房子的动静之后,胡八一拖着一把扫帚艰难的走进了石太璞的房间。

“拿它……行不行?”

石太璞半睁了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和扫帚奋战的胡八一。

“先不说这扫帚修行时间过短炼化之气于我不过杯水车薪,便单是它为妖而我是捉妖人,就绝不会要一个妖物的修为。”

胡八一坚定的盯着不为所动继续打坐的捉妖师大人,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真固执!”

“咚!”

没反应过来胡八一突然放手的扫帚十分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牛顿第三定律。

 

24.

那一锅汤最后全进了胡八一的肚子。

用石太璞的话说,沾了血腥的东西都是浊物,修行之人不宜吃。不过胡八一觉得,八成是石大师受不了羊肉的膻味,用这种借口来搪塞他。

“胡八一。”

“干嘛!”

一锅羊肉下肚火气颇旺的胡八一连语气都不善起来。

“之前你说能取到人参何首乌?”

“对啊,怎么了?”

“这类集天地精华之物最是适宜修炼,若真能得到,定能——”

“真的?”

石太璞被突然窜到面前的胡八一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仰了仰。

“确是如此,人参十年便已能自行炼精化气,数百年所积累之精气自不是那只扫帚能比的。”

“行!明天我就托人弄几株过来。”

缩在墙角的扫帚抖了一下,以后还是不要修炼的那么勤快了。

谭宗明 原文人设总结

马住!

_如果星星會說話:

老公。干爹。Daddy。我亲爱的。心肝儿。上我【

路过酱能吃吗:

已经在LOF上看过很多小赵医生的总结了,于是就在欢乐颂开播前重新把谭总出现的所有片段过了一遍,摘了个些片段下来。

  
  

原文中的谭宗明只是一个安迪故事线的配角,有适当推动安迪线剧情的作用。出场多,但是很分散片段也很琐碎,而且越往后露面越少。在原文中谭宗明并没有具体的感情线(虽然有一个几乎没露脸也没什么戏份的女盆友),和安迪是可以交心的密友,下面节选中大部分都是与安迪的对话。

  
  



  
  

生活之道 - 懂得享乐放松,七情六欲,但是遇正事也很认真、懂事理。

  
  

 

  
  
   
   

谭宗明了解这个过去的搭档总是在遇到压力遇到烦躁时用喝水深呼吸控制情绪,但今天他劝解道:“七情六欲发作一下并无不可,现在又不是工作时间。”

   
   

老谭道:“你根本没必要把那些有的没的放心上,你不放心上,你不说,谁知道。”

   
   

“也好,逻辑解决不了的生活,逻辑混乱反而一往无前。过日子还是糊涂点儿的好。但我还是提醒你,别低估自己,别以为你是谁的包袱。实际是谁得到你谁幸运。”

   
   

“你还是继续冷静吧。”谭宗明想了好一会儿,又道:“别为难自己,实在不行就逃避,没什么大不了。

   
   

安迪继续装傻面对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反对,心里回想以前老谭反反复复对她的教育。刚工作的时候她完全不讲婉转,她读书时的天才头脑也让导师们纵容她的直来直去,老谭不得不手把手教育她,有些事虽然有理但是政治不正确,政治不正确的底线千万不能碰,但你可以创造荒唐话题触犯别人的权利,让大伙儿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知不觉地将可能导致政治不正确的坎儿跳过去。

   
  
  
  



  
  

背景 - 五个字, 不愧是总裁。

  

 

  
  
   
   

现场手机拍得两辆豪车车牌,当即彩信发给刚刚在77吧分手的朋友鉴定。很快,回电就到,“都是谭宗明的车子。但谭总新宠据说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我还没见过真身。你在哪里看到?”

   
   

“我住的小区楼下,对,就是我现在住的破小区。别我问,我没比你知道更多。哎,谭总是干什么的?”

   
   

“大鳄,离你我都很遥远的大鳄,背景人士。”

   
   

她的朋友告诉她,跟谭宗明做事的人,不是很有背景就是能力超强

   
   

(安迪)“咦,你已经到手Panamera?换给我,现在这辆小白太高调。”

   
   

(老谭)“妹妹,看看巴上的turbo好不好,我的车哪辆不是高调的?存心想拐我新车,好歹编个好点儿的理由。”

   
   

老谭家里车子比我家鞋子多,我在美国时候开保时捷,他以为我来这儿也开,给了辆GT2。想不到我在这儿一下交了这几个朋友,跑车装不下,就把他的新车抢了,那车痴差点跟我翻脸。

   
  
  
  




  
  

设定 - 暖男,暖男,大暖男,重说三。虽然是总裁却不带霸道人设。对关心的人、友人没有控制欲,但是有很强的保护欲。可靠,并且非常有自知之明。原作里老谭的温柔基本上都给了好友安迪,随便截印象比较深的几段。顺便一说原作里似乎并没有谭宗明踹门、揍魏总那一幕,只有“恳请你离开她”这一句话

  

 

  
  
   
   

老谭吃饭应酬回家,见安迪住的客房还亮着灯,就过去敲门。“安迪,开门让我看看你脸色。”

   

安迪乖乖打开门,“在做事。别打扰我。”“早点休息,你这两天都没睡好。”老谭看看安迪挺平静,便放心了。

   
   

“这几天都没好好做事,欠了一屁股工作债。唉,要是打字速度能赶上脑子运转速度就好了。你去睡吧。"

   
   

老谭现任女友站在边上看着,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关系。但,不敢问。老谭只是看似和蔼而已。

   
   

回去,安迪整了一车行李,飞奔老谭家求投靠。反正不管老谭在不在,她投靠定了。

   
   

 于是,老谭又被安迪折腾了一夜。老谭的女友郁闷得吐血。

   
   

谭宗明笑嘻嘻地走了。走到门口,先截了包奕凡,肉麻地拥抱起腻了几下,才握手道别。

   
   

(安慰安迪)“不会。”谭宗明斩钉截铁地回答。“老天已经让你正常到今天,不会再索取你的明天。”

   
   

“可……我妈……后来发的疯。”

   
   

“你不会。你在纽约那种花花世界里理智至今,会一直理智下去。不像当年你妈是单纯农村少女,见识少,容易激动。”

   
   

“不能侥幸。老谭,我要立遗嘱。”

   
   

“胡说!”

   
   

“不能心存侥幸,不能,不能……还有不能结婚,不能祸害别人,不能生孩子,不能遗祸下一代,最好到我这儿断子绝孙,绝了这种基因。”

   
   

“胡说,不许再说,沉默。

   
   

有牢靠的谭宗明在,而且有谭宗明点头确认,安迪这才相信了。

   
   

“等等。我跟魏先生说几句啊。”谭宗明摆手请奇点走远一点儿,才道:“安迪很脆弱,而您对她的影响太大,十年来前所未有。这种影响很容易走向很不良的一面。我恳请您离开她。为她好,也为您自身着想。

   
   

(安迪)我已经习惯远远躲开普通人,不在人群中表现特殊。可越躲越特殊,那时候老谭还在美国,他有天去看我,见我在院子里与一只捧着花生准备埋起来的松鼠瞪着眼睛对峙,最终松鼠受不了我的无聊,索性将花生吃了,恨恨而走。老谭担心我,逼我搬家到市区。可那是豪华公寓,进进出出几乎见不到人,连松鼠都没了。

   
   

(安迪)“完美。包总,什么时候你们公司招聘,我应聘做前台接待吧,可以每天花痴你。”

   
   

(包奕凡)“你们谭总会追杀我……”

   
   

她看了会儿,轻轻走出卧室,关上门,才敢深深地呼吸,抚平刚才的惊吓。而手机里不出所料有好几只短信和来电,她看到奇点有好几个电话,还有谭宗明的来电,谭宗明让她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短信都立刻回话。

   
   

老谭已经听包奕凡三言两语介绍过情况,等进了安迪的家门,他果断拿出两只杯子,各倒一杯酒,“边喝边说,今晚我陪着你。”

   
   

老谭不禁一笑,“刚才还装得挺彪悍的,蛮好。我最先担心死了,怕你情绪失控。

   
   

老谭是最可信的人。

   
  
  
  


  
  

感情 - 颜控,不找同行,为倾心的人扔钱不心疼。虽然原文并没有具体挖掘谭总的感情生活,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其实是一个私下感情比较细腻的人。

  

 

  
  
   
   

(安迪)“统计数据表明,老谭喜欢的美女类型不是我这种。尤其是对老谭这种中年男,统计数据往往比嘴巴更可靠。”

   
   

(老谭说到安迪)“我曾在工作中吃尽安迪苦头,记忆犹新。脑筋太好的女同行很可怕,只可友,不可妻。

   
   

你今天究竟什么事,中饭吃完扔下大事就溜?美女?毫无疑问!”

   
   

谭宗明哈哈一笑:“当然。朋友的私家庄园有聚会。”

   
   

安迪一笑,见怪不怪。她的行业里,男人大多这样。她看不出那些嫩模小明星有什么区别,当然无法想象那些人为什么追求不息。

   
   

老谭无言以对,老谭自己的缺陷是减不下去的肥,因此见到非常心仪美眉的时候,他总是心虚地大手大脚砸钱。

   
   

(老谭)“一般遇到感情问题,心里刀扎似的时候,不管男女,都会流泪。

   
  
  
  


  
  

蜜汁萌点 - 甘党,嗜咖啡因,大肥猫属性,特可爱

  

 

  
  
   
   

谭宗明不去打扰,耐心等候在小会议室,切桌上的一只蛋糕吃。看来整个楼层的人都被安迪那只中心机房一般的大脑卷裹着运行,竟然没人顾及小会议室里的美味蛋糕。谭宗明如同品味蛋糕一样地品评眼前的工作场面,以前他总奇怪安迪那机械般冰冷规则的大脑何以在工作中有强大赌性与疯狂决策,似乎很矛盾。

   
   

“嚯,我要去看。”刚从战场下来,安迪语速飞快,“偷吃蛋糕之后记得擦掉嘴角罪证。”她赶紧从办公室拿风衣裹上,赶去地库看新车。

   
   

安迪到办公室时,看到谭宗明已喝着一壶咖啡等候。谭宗明咖啡瘾大,寻常的美式咖啡在他眼里淡而无味,他只喝高压做出来的意式浓缩,而且一喝就是六人份。因此他从来很识相地跟人说,来一壶咖啡,而不是来一杯咖啡。去咖啡店则是一次性要六杯浓缩,合计一壶。

   
   

谭宗明好整以暇地窝在沙发上笑道:“有咖啡吗?这两天被你们两个整死了,早上没咖啡简直没法活命。”

   
   

谭宗明拐到安迪的办公室,未进门便看见一只纸箱糊出来的捐款箱,他估计是给刘斯萌捐款用,忍不住捧起来摇了摇。

   
  
  
  


  
  

 最重(要)的用来压轴

  
  

 

  
  
   
   

谭宗明一听,胖身躯立马腾空,“嗖”地窜了出去。

   
   

老谭无言以对,老谭自己的缺陷是减不下去的肥

   
   

2202里面传出的问题直口快的邱莹莹问樊胜美:“樊姐,安迪这事,与昨晚那胖男人在2201过夜有关吗?”    

   
   

“我不知道。”    关雎尔的声音,“可是只有我们三个看见胖男人,谁跟魏总说的?安迪自己?”

   
   

尤其是樊胜美想想早上从安迪家走出来的肥胖中年男,再看看眼前的魏渭,想不通安迪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感觉搜胖字一小半的时候都在形容老谭...

   
  
  
  


 
显示更多内容